• 福州“芙蓉园”明臣叶向高沉浮起落的见证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三朝宰相缘何买“二手房”

    (福建)福州朱紫坊有一座“国保”级园林建筑“芙蓉园”,这座有“南方园林典范”之誉的建筑建于宋代,原为宋代参政陈鞾的“芙蓉别馆”,古时规模甚广,占地面积3400多平方米。明初籍于宫,其园遂废。明末,东座成为内阁大学士叶向高的别业。

    现在,“芙蓉园”正在按原貌动工修复,如果能真正达到古时规模,那将是福州最大的园林建筑。需要指出的是,届时,别认为“芙蓉园”是叶向高的别墅,此中只有一小部分为叶向高所购置。

    有道是“天上神仙府,世间宰相家”,叶向高是明神宗、光宗、熹宗三朝阁老,凭其财势,至于购人家的“二手房”为产业吗?在其家乡福清城关官驿巷内,叶向高也置有产业“豆区园”,同样逼仄得很,有如园名豆瓣般的一小块。

    难怪后世有人要对“豆区园”存疑了,泰宁有座“国保”单位“尚书第”,是明末李春桦告老返乡盖的府邸。李春桦不过是个尚书,官阶比叶向高低一大截,据说还是个廉臣,他盖起的“尚书第”,其规模与奢华不知要比“豆区园”超强多少倍。如此一比较,倒颇能说明问题。同理,朱紫坊的“芙蓉园”是不是叶向高所置,也值得商榷了。

    叶向高有一本记述自己人生足迹的大事记《蘧编》传世,内中也不见提及“豆区园”、“芙蓉园”。存疑者认为,叶向高处世行事,谨慎小心,他闲居在家、告老返乡时,捐资或筹资办了不少公益事业为解民悬修筑了路桥坝圳,为启民智建造了黉舍寺院,为增景致兴建了牌坊亭阁……这些事《蘧编》可查,为何独少了“豆区园”、“芙蓉园”?

    解释只有一点,那就是叶向高怕给后世留下骂名,故意遗漏不记。但遗漏不等于不存在,你《蘧编》不载,其他典籍不会不记,再加上民间世代相传,也就成了事实。所以,“豆区园”也好,“芙蓉园”也好,都记在叶向高的名下,是毁是誉,让世人去评说。叶向高一生毁誉多多,少一点毁,多一点誉,似乎也无碍大体了。

    在明史上,叶向高是毁誉参半、颇有争议的人物。万历十一亚洲城彩票,亚洲城时时彩玩法,亚洲城彩票反水年(1583),叶向高中进士,授庶吉土,进编修,此后40年间,他一直处于政治漩涡之中,沉浮起落,直至人生大幕降落。

    在宫斗中做真阁臣很难

    万历二十二年(1594),叶向高授南京国子监司业,后被召为左庶子,充皇长子侍班官。不久,又升任南京礼部右侍郎,后改任吏部右侍郎。“妖书《续忧危蛇议》”一案兴起后,他上书首辅沈一贯,力请不要株连无辜,引起沈一贯的不满,因此受沈抑制,以致他9年未得升迁。

    沈一贯罢职后,万历三十五年(1607)五月,叶向高晋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,成为宰辅。次年,首辅朱赓病死,他升为首辅,有人称之为“独相”。当时,神宗已久不视朝,阁臣李廷机又因受舆论攻击,居家不理政,内阁中仅剩叶向高一人。时朝廷门户林立,党争日炽,一不遂意,怨谤横生。他们利用“红丸”、“梃击”、“移宫”三疑案,互相攻讦。叶向高在漩涡之中,虚与周旋。但因党派之间积怨已深,且分朋结党,互相倾轧。经过多次的调停失败,叶向高深感自己已无能为力,便坚决请求辞官,于万历四十二年(1614)连上62疏请求告老返乡,神宗赠少师兼太子太师,差人送归。正当叶向高决心终老林下,着手造福乡邦时,神宗崩,光宗登基。泰昌元年(1620),家居6年的叶向高被召为首辅,但未等他有所作为,光宗就病死了。

    熹宗天启元年(1621),叶向高晋中极殿大学士,第三次担任首辅。熹宗幼年登基,受其乳母客氏和宦官魏忠贤操纵。魏忠贤执掌司礼监,利用代替皇帝批阅奏章的大权,兴风作浪,先后将吏部尚书周嘉谟、大学士刘一燎等一批正直大臣逐出朝廷。叶向高为人光明磊落,扶植贤良,极尽所能地保护了帅众、陈良训、熊廷弼等一批朝臣幸免于难。天启四年,魏忠贤势力强盛,开始大杀东林党人,凡朝中正直之士,都被加上东林党的罪名,或流放、或杀害。叶向高因是朝中清流的代表,被列为东林党首魁。叶向高眼见黑云压城,自己独木难支,又不甘受误国之恶名,遂连上67疏请求辞官,获准加太傅,遣官护送。?

    叶向高从政亚洲城彩票,亚洲城时时彩玩法,亚洲城彩票反水时期,大明主朝日薄西山。他要做一个真阁臣很难,能在政治漩涡中保住身家生命,还能全身而退,善始善终,恐怕与他的机敏处事、圆滑应对的本领有关。当机缘得遇、报国有门,他便躬身勤作,励精图治;当奸臣当道、门党倾轧,他就辞官归里,纵情山水;当危险临门,他更能违心处变,虚与应对。

    未害一人未收一钱

    如果我们不以今天的眼光去苛求古人,应该给叶向高一个公正的评价。他虽无大建树,但勤于职守,他身居高位,但不贪赃枉法。他的腰杆从来都是直的,他的身子从来都是正的。

    在我们传统观念中,有两种截然相反的准则都可被奉为圭臬,有“威武不屈,富贵不移”,又有“大丈夫能屈能伸”;有“江山不移”,又有“随遇而安”;有“兼济天下”,又有“独善其身”。叶向高能辅佐三朝,自有以不变应万变的能力,正如他在《苍霞余草》中自述道“未尝敢以私怨毁一士大夫,未尝敢受一钱于六曹一事。”我想,如果一个人宦居高位,一辈子未毁害一人,未收贿一钱,能做到这一点,就能对得起天地良心,也就能应变自如、安身立命了。

    我想,以后我们去游览“芙蓉园”,还是要给叶向高一个点赞。(黄意华)




    这是水淼·dedeCMS站群文章更新器的试用版本更新的文章,故有此标记(2018-11-29 14:20:37)

    上一篇:湖南省侨联侨商会代表团访柬埔寨对接合作事宜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